展示保护有难度

2020-01-18 15:03

8月18日,镇江中山东路地下商业街施工过程中挖出古桥遗迹3天后,扬子晚报记者来到位于镇江第一楼街的古桥址现场看到,镇江第一楼街交叉口的中山东路路面已被开挖了三四十米长,这里属于镇江中山东路地下商业街工程的一部分。

据了解,嘉定桥曾是镇江城内古运河上的桥梁,从宋代一直延续到民国,此后随着省会迁移,古运河被掩埋,嘉定桥也随之被废弃。镇江市文广新局文物处处长张小军告诉记者,这次发现的是嘉定桥基础的一个遗迹,分东边和西边,两个是相对的,中间相隔大概6米,埋藏在地下约2.5米深。

当年披露的考古发掘信息显示,在振华工地数米深处,考古揭示的部分为嘉定桥东侧桥体。砖桥侧面平砖叠砌,石灰粘缝,缝隙严密,砌造精良。桥面略呈弧状隆起,宽约10米,显露出的东侧桥体部分长约6米。桥面自东向西呈斜坡状高起,并以三道竖向铺设的立砖将桥面等分为四,形成并排的四条车道,砖面上车轧足磨的痕迹隐约可见。该桥的走向与现在镇江市区主干道中山东路和中山西路重叠。

土耳其近2000年历史的古城阿利安诺伊(allianoi)在发掘出来十多年后,因修建人工水库需要,于2010年12月被填埋。阿利安诺伊城以前有许多浴池和天然温泉,深受罗马显贵的欢迎。

张小军表示,展示性保护方案之所以被否定,首先是因为遗迹处地下水位非常高,很难解决遗迹被淹没的问题;其次,在以后的展示保护过程中也不可能无限制地抽取地下水,那样会导致周边的房屋出现安全隐患;再者,嘉定桥遗迹在路下,在中山东路通道建设完之后,上面必须恢复道路,展示保护有难度。

镇江市考古专家刘建国主编的《名城地下的名城——镇江城市考古纪实》记载:“宋代嘉定桥,又名镇方桥、网巾桥(镇江至今仍有网巾桥地名,且距离嘉定桥遗迹发现现场不远。),为古代漕渠上名桥之一。清代重修,后被拆顶、填埋。”

记者了解到,目前嘉定桥的考古清理工作已经全部结束,为了保护遗址,工作人员施工时也在桥的上方用钢板做了支护处理。张小军说,发现古桥遗迹后,施工方调整了中山东路五号通道口走向。“目前发现的桥墩的遗迹中间的间距,能够满足通道口调整的这个要求,所以这个通道从两个桥墩遗迹的中间就穿越了,两侧就采取掩埋保护的方式。”

事实上,早在1999年镇江五条街振华工地考古时,就曾发现嘉定桥东段遗迹。

2008年6月,泰州市海陵南路施工发现地下砖质拱券式构筑物。文物部门考证,为宋绍兴十年(1140年)州守王焕开挖东西市河时所建嘉定桥。该桥是泰州历史上城内著名桥梁,属于不可移动文物。因海陵路为城区主干道,原址发掘保护时机尚不成熟,故文物部门实施了原址掩埋保护。

镇江地下商业街工程会不会为嘉定桥遗址“绕道”,让遗址独立出来保护起来?8月18日,张小军处长告诉记者,因当时考古工作正在展开,“绕道”与否将视考古的最终结果而定。事实上,现场发掘清理期间,镇江市文物部门曾经考虑,将遗址与正在进行的镇江中山东路地下通道建设相结合,进行展示性保护,让人们能够看到古桥遗迹。但此后在综合多方因素后,发现这个方案最终还是无法实施。

记者注意到,因为考古人员的接连勘探、发掘,古桥灰白色桥墩裸露部分看上去很新。现场的镇江考古所工作人员霍强告诉记者,经过两天的简单清理和梳理,他们已经推断该桥体为宋代嘉定桥遗迹。

张处长也表示,镇江中山东路地下通道建成后,将会在通道口附近适当的位置设立“嘉定桥遗址”标识碑,并予以解读介绍。

2001年,北京东城区“三里河桥”遗迹因建设两广大街被挖出,当时桥面全貌都露出来了,考虑到挖掘出土后大气会对其腐蚀,文物部门将古桥进行了深填埋保护;2012年,该古桥桥拱部分又被挖出,北京市文物局同样采用了填埋方式进行暂时性保护。